http://www.beardatasystems.com

社会保障:从托住底线到力争上限

  “除了每月领的三千多的退休工资,还能一次性领到10万块钱的企业年金”,杜儿坪矿原机关党总支科员毕爱萍喜逐颜开,“退休了有时间又有保障,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真好。”

  原杜儿坪矿安监处安监员邢元赵神态沉稳但难掩喜色,“我能领到30万的企业年金,退休后的收入也增加了,现在生活一点没负担,多攒点,以后救急用。”

  18亿元企业年金,是企业为职工建立补充性养老保险的历史之举。这一大笔在社会保险之外的资金,为退休职工提供了新的支撑性的保障。七十年来,国家社会保障事业摸索前行。以往,国有煤矿职工无需缴纳任何费用,企业全权负责职工的生老病死,但也只能托住底线。

  上世纪90年代,由国家、企业、个人共同承担的社会保险体制全面实行。1992年,和其他国有煤矿一样,杜儿坪矿成立了劳动保险办事机构,全面负责职工各类保险统筹工作,逐渐实施养老、医疗、工伤保险等新制度。职工们纷纷参加“五险”,确保自己老有所养、病有所医。

  1984年参加工作的宋玉琴就在这年参了险。宋玉琴在岗时主要负责矿上老年大学的日常协助工作,颈椎不适给她带来了很烦。那时的医疗保险给她解决了一大难题,“在咱们矿务局医院买药看病很方便,刷医保卡省时又省钱。”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宋玉琴的颈椎病、关节炎越发严重,需进行专业治疗。放在从前,定点医院受限,转院不仅需要办理各项手续,还得自掏腰包,但现在不一样了。宋玉琴说:“咱矿工的医保卡在省内各大医院都能用。”

  说起社保,最需要提起的,当属住房公积金。经济大发展的时代,房价一路飙升,令无数职工望房生畏。山西焦煤从住房公积金入手,为职工排难解忧。杜儿坪矿财务科公积金专管员李喜转既是住房公积金的办理者也是受益者。

  2013年,女儿买房,李喜转两口子共提取住房公积金12万元,解了女儿的燃眉之急。经她手提取住房公积金和办理贷款的职工已近千余人次,让她感受最深的,就是高效简化的办理流程、逐年升级的办公系统、不断放宽的提取和贷款政策等各项利好,让广大职工群众深受其益。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